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历史 > 风土人情 风土人情

大伙堆记忆
2014-3-4 12:01:26   来自:本站   点击:1506

 (一)

“大伙堆”是一山名,位于尚义县坝下,分水岭南属小蒜沟镇,岭北归套里庄乡管辖,山的西坡在红土梁镇地界,山东缘与石人背、大脑包和牛群梁逶迤相连。瑟儿基河发源于大伙堆北坡,绕行大伙堆北、西、南多半圈,将大伙堆和大青山隔断,使两山遥遥相望,形成犄角之势。

据老辈儿人讲,很早以前周围村庄的当家人共同商量要在山上建一标志性建筑,因山上没有石料,路又不好走,车辆上不去,周围村庄的人每次上山干活儿都要自觉地带上一块石头放到山上,久儿久之就在山上又堆起一座石头山来,后来这山就叫成了“大伙堆”。

大伙堆既不高大也不险峻,她相对高度666米,海拔高度只有1783米。也不像大青山那样有名气,甚至多半尚义人不知道有这么个山,但她在尚义坝下人眼中那是一座母亲山,因为就是她孕育了坝下数万口人。

在坝下有这么一句俗话“出门人看不到‘大伙堆’就回不了家”。不知是那位有心人算计过,说大伙堆周围有72个“窑” 子,也就是说靠大伙堆养育的,诸如洗马林窑、西城窑、龙池窑、王地窑等等,有72个后缀名叫“窑”的村庄。我没有祥细数过,估计现在随着村庄般迁、合并已没有那么多了,但我生长在大伙堆半山腰的洗马林窑村,从小在母亲山上耍大,站在大伙堆上,周围村庄尽收眼底,密密麻麻、形状各异的村庄宛如村姑衣服上的碎花,数也数不清,大伙堆就是所有叫“窑” 子村庄的母亲。

      坝下人都知道大伙堆周围不缺水,大伙堆就像母亲一样毫不吝惜地奉献着她那甘甜的乳汁,养育着她的儿女们。她周围的每个村庄,在20多年前基本上都有自流泉,人们很少打井,南坡村的泉水出北面,北坡村的泉水自南来,西坡村的泉水向西流,所有水都来自这座母亲山。大伙堆上有眼大口井,生产责任制后我经常到大伙堆上放牧,记得常常喝大口井的水,那井很深,据说有三丈,但水面就跟井沿齐平,有时井水还向外自流,在山上种地的农民从来不用带水上山,人们经常是切一根一尺多长的莜麦杆探到水里,蹲在井边就能喝个管饱。那水我喝过无数次,那甘甜清冽的滋味,至今忆起没有哪一种饮料可比。

 

(二)

大伙堆植被很好,土层深厚,属褐色栗钙土壤,二阴地,有机质含量丰富。是优质莜麦的主要产区,平均亩产量要比坝上平原地区高20%左右。在这里生长着数不清的野生动、植物,儿时的记忆里,大伙堆上生长有一人抱不动的“马皮疱”,还有我吃过最有味的蘑菇,谚语有“大伙堆的蘑菇不过江之说”;有数不清的野生中草药品种如秦艽、黄芪等;还有狍子、獾子、蛇类、松鼠等小动物。

离开老家20多年了,每年也只是清明祭祀回老家一次,因琐事缠身再没有上过一次大伙堆山,只在梦中回去过几次。

朦胧中还是和二黑小、三海成、万兵等几个小伙伴一起,带着小镰刀,专门挑生产队种的大豆地中踩出的小路走,等走到地埂垄处一两个人迅速爬下,其他小伙伴继续佯走,在走到下一块大豆地埂垄处时又爬下一两个,这样快上到山顶时所有小伙伴都安全地躲过了看田大爷的视线,隐蔽在大豆地里,美美地吃上一顿大豆荚荚,再把所有的衣兜都装满豆荚,然后一个一个地出来向小路靠拢,等到看田大爷发现时我们已撒花儿沿着蜿蜒的小路向大伙堆上跑去。到了山上小伙伴们分头找一块最好的草地,割着草,吃着“偷”来的豆荚荚,这时往往会惬意地笑醒。

还记得有这样一句谚语“大豆开花儿,犵狸儿出窝儿”,20年前大伙堆山上是没有松树的,但不知怎么就有了松鼠,反正也不知是不是松鼠,长的是一模一样的,我们都叫“犵狸儿”。在大豆花开前我们都要上山挖犵狸儿,挖犵狸儿是个技术活儿,不是人人都会挖的,先得是有经验的人找窝,找到之后还要每天上山观察洞口的摩擦程度,如果发现鼠洞口摩的又圆又光时说明小犵狸儿快要出窝了,这时是挖的最好时机,因为出窝前的小犵狸儿挖到之后不仅自己会吃食、好养活,还恋人快,不会自己瞎跑。挖犵狸儿是个体力活,犵狸儿窝儿很深,而且一但开挖就不能停止,要迅速地找到育儿窝,要不然大犵狸儿会把通向育儿窝的洞堵上,让你找不到小犵狸儿的。记得我五年级那年挖到过一窝,共抓到5只小犵狸儿。大犵狸儿我压跟儿就没敢抓,放了,小的我自己留了一只大点的,其余都送小伙伴了。我留的一只养了半年,已经恋人了,但我父亲怕影响我学习不让养,后来也送人了。

 

(三)

大伙堆有大伙堆的文化,那是周围所有“窑”子的传统,也是典型的东路习俗。比如过大年,凌晨三点半左右起床,不动笤帚、不揭柜子、不往地上洒水、不大声喧哗,洗脸、涮口。家中主人看有懂阴阳的人家已开始点旺火,才能点旺火接财神,旺火烧起后要把家中老人、小孩子的新衣服拿到旺火上烤烤,祈盼老人福寿安康,孩子建康成长。旺火堆里要把头天吃剩下的年糕、馒头烧几个,烧热了喂给猪、狗等生灵,盼望一年六畜兴旺。然后全家出来烤旺火,待旺火着过了火焰、没有了烟气后把所有火灰装入铁盆中,端到家中,预示着端回了一年红火的好光景。然后一家人开始围坐在炕上喝红糖水、吃年货、互相祝福、晚辈给长辈人拜年。这时小孩子拜年问好最积极了,他们总能挣到不少红包。

初一的太阳升起后一家人开始吃年前包好的饺子,人人都想吃到包有硬币的饺子,一般有几个人在家过年就包几个有硬币的饺子,吃到包有硬币饺子的人要受到所有人的祝福。吃完饺子,家中主人(有时还要带上准备远行的儿孙)要带上柴火和供品去祖坟祭奠。大集体时每个生产队总有几个“愣头青”后生,从马群中挑几匹好马凑到一个宽阔的耕地上,赛马“迎喜神”。生产责任制后,分到马的农户也搞过几年“迎喜神”,但现在随着农业生产机械化水平的提高,人们养马的很少了。一般“迎喜神”时全村人都是要出去观看的,特别是那些没找对像的大姑娘最积极,她们穿戴上最好看的衣服,三个一组、五个一伙明的是来看“迎喜神”,实际上是来看那伙“愣头青”,每年过完年不久总能成就几对好姻缘。传统的大伙堆文化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婚丧嫁娶都与其他地方有别,但现在随着交通、通讯的改善和人们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,东西路文化习俗已区别不大了。

大伙堆孕育了大伙堆文化,大伙堆文化也传承了大伙堆精神,愿我们尚义人民继续发扬团结向上、奋发有为的精神,在新一届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建设富强文明,生态宜居的美好家园。

 20多年没登大伙堆了,据说如今的大伙堆已被一乡两镇列入了 “一退双还” 重点工程区,还在山上还建起了不少风电塔,生态保护良好、环境优美,在有心人的策划下还圆了老古人建大伙堆标志的梦。如今的母亲山我神往已久,马年已到,我不再梦回大伙堆了,我要亲自上去。

作者:史万杰



上一页:口外草地

下一页:鱼山的棋盘石(原创现代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