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历史 > 风土人情 风土人情

母亲心中的年
2014-2-11 18:06:43   来自:本站   点击:1010

  母亲心中的年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  年根一到,年的味道就在整个小山村弥漫开来。洗去一年劳顿的尘埃,乡情们脸上挂满了过年的喜悦,家家户户忙忙碌碌。

  母亲打扫完老屋,剪好窗花,把多时不用的锡酒壶洗得干干净净,酒杯也擦得亮铮铮的。一切就绪后,便是天天盼望着儿女们一家一家地回来。每天吃完早饭她就拄着拐杖站在街门外,把右手平遮在额头上向村头翘首瞭望,看看有没有班车来,车来上有没有下车的人,下车的人当中有没有孩子们回来。瞭不着,就失望地一瘸一拐回了家。母亲过年不为吃,不为喝,不为穿,她一个心思想着、盼着在外劳作了一年的子孙们一个不落地都回来,除夕之夜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互相见见面、说说话、聊聊天,和和美美地吃顿年夜饭,过个团圆年,母亲就会从心底里涌出无比的欣慰、无比的满足。这便是母亲心中的年。

  临近年关,儿女们总算一拨儿一拨儿地陆续回来了。母亲乐乐呵呵地合不上嘴,开心地笑着,满脸的皱纹聚拢在一起,像是一朵苍老的菊花。看看这个的身,瞅瞅那个的脸,摸摸这个的头,握握那个的手……还不停问这问那,问了子女问孙子,问了孙子问重孙……如果一旦有哪个子孙因工作或学习忙暂时不能回来,她就不停地念叨,像祥林嫂。

  大年初一,天刚蒙蒙亮,沟沟梁梁,屋前屋后,响起了鞭炮声,整个山村连成一片,声音是那么明,那么脆,那么震撼,像是要炸开一片天空,炸走乡亲们一年的劳顿和惆怅,炸出新的一年的幸福与希望。多少日日夜夜的祈盼,多少朝朝暮暮的等待,母亲终于如愿以偿。儿孙绕膝,酒菜飘香,欢声笑语,浓浓亲情,这才是真正的幸福。她希望这样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很长很长。然而,在母亲看来,过年的这些时日总是飞快地过去,时间一天天从幸福中悄然溜走了。在这幸福与希望之中,母亲的脸上又露出了淡淡的愁容。她知道,每年这样乐乐呵呵,团团圆圆的日子只有这么几天,不久孩子们就要各奔东西了;她知道,这样团团圆圆、乐乐呵呵的日子又只能等到下一个新年了;她也知道,自己这一把年纪,再熬一个三百六十五天是多么不容易……

  母亲看着一拨儿一拨儿的孩子们离开老屋,走出大门,心里一阵阵颤微微的,泪水夺眶而出。母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含蓄地说,老了,这泪反而就不值钱了。这是难以割舍的泪,这泪水饱含着多少次祈盼,多少次等待,饱含着母亲对儿女们一生的牵挂,更饱含着母亲对幸福美好生活的执着追求。我们走后,只剩下空荡荡的老屋和空荡荡的老屋里心中空落落的老娘。老娘只好在空荡荡的老屋里等待着下一个团圆年了。正是因为有了等待,使她充满了对幸福生活的信心和希望;正是因为有了等待,使她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。

  母亲站在大门口,久久地,久久地不肯离去,一直目送着我们走的老远老远,直到我们超出她的视线。

 

 作者: 郝再富

 

上一页:走笔鱼儿山(组诗)

下一页:风中飘扬的四合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