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历史 > 风土人情 风土人情

风中飘扬的四合院
2014-1-15 15:13:17   来自:本站   点击:741

常常梦到儿时居住的四合院。印满斑驳的老屋,两棵茂盛的红果树,飞去飞回的燕子……院里的犄角旮旯在梦中是那么清晰。

    都说儿时的记忆是难以泯灭的。的确如此。

    打我记事起,我就常常跟着外婆居住在小镇四合院里。土坯筑成的房子抹了一层又一层青灰色的泥。屋檐下住着一窝又一窝的麻雀、鸽子、春燕。门坎很高,双扇木门很沉也很重,窗棂是用木头横横竖竖搭成的小格子样,还是用麻纸糊的,看起来古里古气,却又略带几分优雅和神秘。每家的房子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院里住了十几户人。人们也相处得特别融洽。

每逢夏天的晚上,大家就搬着小凳子、小马扎围坐在院里闲聊。老爷爷老婆婆们抬出大方桌,沏一壶老陈茶,絮絮叨叨,聊不完的陈年旧事。慈祥的笑脸以及爽朗的笑声象印版一样印在我的脑海,挥之不去。院里有个年轻的阿姨,能歌善曲,每天都拿出一把木琴弹曲子,她一只手拨着丝弦,一只手娴熟地弹着琴键,琴声是那么悠扬悦耳。而我,也常常是院里的主角儿。尤其在月亮出来的时候,银辉洒在院子里。我会身不由已地边舞边唱妈妈教给的一首歌,月亮在白莲花般地云朵里穿行,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地歌声……”虽然有些跑调,却也给院子里增添了无限的欢乐。

在院子东北角住着一位白胡子爷爷,他是做小买卖的,讲不完的串话,笑话。他出手也很大方,常常拿出零打烧酒和自家卤的五香蚕豆,邀院里的爷爷们一起品味。在饮酒逗乐中,也不忘我们这些馋嘴毛孩儿。他故意踉踉跄跄地站起来,吆喝道:————豆,五香煮大豆咧——”那声音,抑扬顿挫,亮敞得很。然后,假装醉了,追着我们,塞给我们几粒。我们便在嘻嘻哈哈中拿着豆子一散而去……

随着改革的步伐,城镇面貌改变已蔚然成风。儿时居住的四合院已列入拆迁范围,并将规划为商业小区,因此,这里的住户已搬迁到别处新居。妈妈说,姥姥是院子里活的最大年纪的老人,也是走的最晚的一个。走的时候已经知道院子要拆迁的消息了。她说,拆了,以后再也找不到家了,老张家,老王家,老李家的再也聚不起来了……我不禁一阵心酸,说不清的味道在眼里逐渐模糊了。

不多久,这块土地将会有一幢幢高楼拨地而起,城镇面貌也将焕然一新。四合院在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雨沧桑,走过了无数个春秋冬夏,象一个离世的老人,再也回不来了。然而,在我生命的河床上,它已成为置身异乡的一种怀念,一种向往,一种精神寄托与心灵的安慰。

 

作者:程宏

上一页:母亲心中的年

下一页:没有了